聚合邵阳新闻 展示邵阳风采
邵阳头条网与您共建文明邵阳

当年红军赠送的一条棉裤成我家三代相传的“传家宝”

通讯员 曹正城 邵阳日报记者 艾 哲

989bf32872433f1488c086b6e7d70d7.jpg

城步苗族自治县长安营镇长坪村四组村民周旺华的家中,珍藏着一条米黄色的棉裤,这条棉裤腰围2.5尺、长2.9尺,裤头有一枚红五角星扣子。由于年代久远,这条棉裤已经有些泛白。“这是我们家三代相传的‘传家宝’,从我爷爷周世忠手里传给我父亲周香璞,现在又传到我手里了,我要继续把这条棉裤传向下一代……”双手托着这条棉裤,周旺华深情地讲述着他爷爷与一位红军班长的故事。

故事发生于1934年12月初,中央主力红军红一方面军红九军团在敌人的炮火中奋力渡过湘江,经广西全州、兴安、资源等地,翻越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境内的老山界进入该县八十里大南山

一个刮着寒风、飘着细雨并夹带沙雪的清晨,家住城步南山的南田山(自然村寨)村民周世忠(侗族,时年28岁)正准备起床外出砍柴。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然后有人敲门:“老乡,家里有人吗?请开门。”

“谁呀?”周世忠披着衣服,走近卧室门口,从门缝往外一看,只见门外站着七个身着灰色军服并带枪的士兵,衣领上镶有两块红领章,每个人头戴八角帽,上面缀着一颗布质红五角星帽徽。他很纳闷,这些兵从来没见过,也不知是哪路神仙。正准备开门,他的妻子在他耳边悄悄地说:“先别开。前几天你不是到山下赶场(集),乡公所团防队的兵丁和保长们不是说,最近会有一股共匪(红军)要从广西逃窜到我们这里吗?难道就是这些人?他们还反复警告你,这些共匪无恶不作,不仅共产还要共妻,杀人越货十分歹毒,要你趁早躲进深山老林,千万别搭理他们。现在可好,你不信,昨天偏不带爹妈和我们娘儿俩走,如今大祸要来了!”周世忠说:“孩他娘,别怕,待我再仔细瞧瞧。”只见他从门缝里又一次往外一瞧,这些人个个面相十分友善,脸上呈现的只是疲惫和饥饿,他们静静地站在门外的寒风中,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行,并不像什么凶神恶煞之人。

过了一会儿,周世忠才忐忑不安地把房门打开。

七人当中一个年长近20岁,穿着单薄衣裤的红军(后介绍系班长)赶忙迎上前对周世忠说:“老乡,别怕,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,是穷人的队伍。我们的部队是昨天晚上开拔到这里的,现在又冷又饿,今天还要去很远的地方,麻烦你们能不能给我们弄点吃的。”

周世忠听他们说话十分和气,害怕和担忧之情逐步被消除,看着他们的样子反而怜悯之心油然而生。但他心里感觉到有点为难:一是家里储存的食物不多,仅能供全家勉强度过明年的春荒(缺粮期);二是家里一贫如洗,无米面和好菜待客,只有一些能够饱肚的包谷(玉米)和红薯。

红军班长见周世忠脸露难色,手指装在箩筐中的包谷和红薯说:“就煮这些东西吃也行。”周世忠连忙招呼妻子:“快生火架锅烧水,给红军兄弟煮点吃的。”

红军战士们听后,马上就忙碌起来了。有两个赶忙放下背包枪支,拿起洗菜盆帮忙洗红薯和搓揉包谷颗粒;还有一个挑着水桶就往外去挑水;另一个在灶边劈柴;一个看上去有点像书生模样的小战士,在房外用黑色的木炭在墙壁上书写起标语来了:“红军是工农的队伍,打富济贫!”“苏维埃政府主席是毛泽东,红军总司令是朱德!”

红军班长坐在灶膛边,在询问了周世忠的姓名并向其爹妈问好后,一边往灶膛内添柴,一边和周世忠拉起了家常:

“周老兄,从你们住的茅草屋来看,算是很穷苦的人家了。在江西老家,我从小就给地主放牛打工,后来过不下去了才跟着红军去闹革命。因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我们中央红军主力部队被迫离开井冈山革命根据地。这次湘江战役,中央红军损失十分惨重,突破重重险阻才来到你们湖南城步苗乡侗寨。前几天,我们红军在你县茶园村宿营地,抓捕了一个伪保长和几个土匪等一伙害群之马,并当众处决了他们;还没收了10多户土豪劣绅的财物发给了当地的穷苦百姓。目前尽管环境十分险恶,前有‘狼’后有‘虎’,但我们的信仰和初心不变,就是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,消灭地主恶霸土匪,建立一个崭新的中国,要让天下所有象你家一样的穷苦人都能吃饱饭、有衣穿,能过上没有剥削、没有压迫、人人平等的幸福美满生活!”

周世忠边听边点头:“红军原来是这么一支专门为穷人打天下的好队伍。红军班长老弟你如果不说,我们差点会误解了你们。该死的是乡公所那些团防队的兵丁和伪保长们,对你们造谣生非、颠倒黑白,想糊弄我们。”

红军班长还说:“在你们这个村子里,我们到访了十多户人家,都是关门落锁不见人。为何你们一家不外出躲藏呢?”

周世忠解释道:“因受官府的恐吓和他们的反面宣传,我们村里的大多数人才躲藏到后面的山林里去了。所以,这两天村里十户就有九户空。我家不外出躲,一是家里喂了几只山羊脱不了身;二是心想,我们这里山高林密草深,道路崎岖陡峭,自古以来外地人很难进入。”随后,周世忠对爹妈说:“你们二老快去后山,告诉各位乡亲,不要怕,红军是大好人,是我们穷人的大救星。山里冷风冷雨的,要他们莫躲了赶快回家。”

两袋多烟的功夫,一铁鼎罐的红薯和包谷就煮熟了。周世忠的妻子盛了一大木盆放在饭桌上,还摆上了碗筷:“红军兄弟们,快趁热吃。红薯和包谷是粗粮,吃起来有点难以咽下,所以,我还打了一锅盐菜汤,你们自己就随便舀点喝就行了。”

红军班长说:“你们也来吃吧。”

周世忠说:“莫客气,还是你们先吃。”

早餐刚用完,不远处就传来了紧急集合的军号声。红军班长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元递给周世忠。

周世忠连忙推让:“红军兄弟,你们这就见外了。为了让穷苦大众能过上好日子,你们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,不怕流血牺牲,一路跋山涉水,千里迢迢来到这里,吃了几个红薯坨坨和包谷棒棒还要给钱,我们承受不起啊!”

红军班长接过话语:“我们红军有纪律要求,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在老百姓家里用餐必须付费的。”

“我曾多次往返桂林挑食盐,沿途碰到过不少国民党的枪兵和盐务税警,对我们挑夫的盘查不是打就是骂,身上稍有值钱的东西,不管你愿不愿意,强抢恶要是常事,说要留下买路钱才能放行。你们红军和他们相比真不一样,你们真是纪律严明的铁军啊!”此时,周世忠内心对红军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红军班长见周世忠身穿单薄褴褛的衣裳且死活不肯收饭钱,只好从自己的背包里,抽出唯一的一条米黄色棉裤压在周世忠的手里,动情地说:“周兄,穿上它吧,会暖和一些。明年山上映山红盛开的时候,我们还会回来的。”话音未落,他已率领其他六位红军战士朝着集合地奔跑而去,周世忠想追上他们将棉裤退回去但已来不及了。红军战士们边跑边向在村口一路目送他们的众乡亲频频挥手致意:“再见,乡亲们!再见,大南山!”

红军离开城步(经湖南绥宁、通道,进入贵州)后不久,逃亡到外地的国民党乡公所团防队的兵丁和伪保长们,又耀武扬威地回来了。他们回乡后第一件事,就是挨家挨户搜捕红军的伤病员,并威胁村民们:“凡收留红军伤病员和保存红军物品的,一律以通共匪论处关进县府警局大牢,情节严重者格杀勿论!”周世忠偏不信那个邪,冒着生命危险,把红军班长赠送的棉裤放入一个小木箱,悄悄地藏在羊圈顶棚上的草堆里。

从此,每年春天岭上映山红开了的时候,周世忠总要带领妻子儿女站在屋后的山头上,眺望远处的弯弯山道,多么希望当年的红军早日重返南山啊!

274ed4e3c428cda8a47d806f7c91349.jpg

1949年10月,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城步。周世忠从木箱里取出这条重见天日的红军棉裤,他一直舍不得穿,逢人就高兴地说:“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是什么,在当年那么寒冷的冬天,宁愿自己受冻,红军班长也要把自己仅有的一条棉裤送给我们老百姓!”

现在,这条红军棉裤已在周世忠祖孙三代人手里珍藏了87个春秋,温暖了周家一代又一代人,如今,传到了今年62岁的周旺华手中。周旺华微笑地对我们说:“这条棉裤是红军送的,它是红军和老百姓鱼水情深的象征。我是共产党员,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故事,要将红军精神代代传承下去!”

岁月可以冲淡人们的记忆,但一条红军棉裤背后的故事,至今依然还在城步百里苗乡侗寨和湘桂边境民族地区广为传颂,给当地百姓留下了永恒的红色记忆。

【采访手记】

最大的初心是民心

艾 哲

这条泛白的红军棉裤,是红军当年经过城步的重要物证,也是军民鱼水情深的象征。

短短的一个早晨,简单地一顿早餐,深情的一条棉裤,使普通群众周世忠对红军的认知产生了“从害怕到怀疑、从试探到相知、从拥护到传承”的巨大变化。

在那个烽火连天、物资匮乏的年代,红军战士本来自己就穿得很少,红军班长却把仅有的一条棉裤送给了周世忠,在这个世界中,只有至亲的人才能做到这点,但红军班长却把自己宝贵的御寒物送给刚才还素昧平生的周世忠。周世忠通过观察红军的言谈举止,产生了对红军最朴素最真切的感情和认知,并坚定了珍藏棉军裤、坚决跟党走的勇气和信念。

一条红军棉裤,折射着的是中国共产党以努力为人民群众谋解放、谋福祉作为最大初心的本质。之所以发生“一条红军棉裤”的感人故事,是因为红军战士坚持把群众当亲人,把百姓利益放在首位,紧紧依靠人民群众,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。

新时代,新征程。我们唯有继续发扬党的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根本宗旨,以百姓心为心,把民心作为党的最大初心,牢记使命,勇于开拓,才能永远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,在新的长征路上不断取得新的胜利。

来源:华声在线邵阳频道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邵阳头条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ycn.cn/103791.html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