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合邵阳新闻 展示邵阳风采
邵阳头条网与您共建文明邵阳

宝庆文苑|孙开华——一个鲜为人知的湘籍民族英雄

郭 建 江

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了孙开华。

知道孙开华不是一个普通人,而是一个中国近代史上抗击外来侵略者的民族英雄,一个湖南籍的鲜为人知的民族英雄。

事情还得从五年前说起。那是一个晴朗的五月天,我陪同妻子去看望舅妈。我们在长沙市河西桐子坡一个旧小区里,见到了年满九十三岁的舅妈。一阵寒喧之后,我被挂在客厅墙上的一张老照片所吸引,照片用一个镜框装裱,这是一张孙中山先生与他人的合照,孙中山先生坐在一张椅子上,旁边站着一个穿着上世纪初高级军服的军人。我好奇地问舅妈和表哥:“站在中山先生旁的军人是谁?这张照片为什么挂在舅妈您的房中?”舅妈回答:“墙上照片中的军人是我的二伯父孙道仁,和孙中山先生照相时,他是民国元年福建首任都督。我祖父叫孙开华,曾任清朝福建陆路提督。他生了五个儿子,我大伯孙道元,二伯孙道仁。一家应该说得上是望族。”这是我第一次听取孙开华这个名字,但也不好追问。

告别舅妈之后,带着好奇心,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就注意从相关书籍和网上搜集孙开华的相关资料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了解了孙开华及子女的情况和事迹,并清楚了孙开华不但是一个清朝名将,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民族英雄。

孙开华(1840-1893),字亮清,号庚堂,湖南慈利人,建功立业于湘军之中,是晚清著名的军事天才,一个与左宗棠、冯子材一样被誉为“清朝49位民族英雄”之一的将官。农历一八四0年九月十日出生在慈利县柳林铺一个世代务农的农民家庭。由于他在母亲怀中的孕期比别人“十月怀胎”少一个月,即只有九个月就早产了,家人便给他起了一个小名“小九儿”,这也是他取得军功以后,世人称为“孙九大人”的来历。

孙开华10岁丧父,少年孙开华三兄弟与母亲姜氏相依为命,艰难度日。孙开华少年时起就身材高大,臂力过人,好打抱不平,讲江湖义气。咸丰六年(1856年),湘军水师鲍超奉令在湖南招步兵,组建“霆字营”,16岁的孙开华以“武童”身份参加霆军。孙氏三兄弟先后从军。

曾国藩、胡林翼的湘军,分成老湘军、霆军、楚军、吉字营、左军五大主力军系。其中霆军的首领是鲍超。霆军在鲍超带领下,很快就以其卓越的战绩成为湘军五大主力中能死拼硬战的劲旅,同时也诞生了一批骁勇善战、独挡一面的战将。孙开华加入霆军后,在这种氛围的军队中,如鱼得水,成长很快。跟随霆军打湖北、征战安徽、江西,由一个普通湘勇变成了总兵,并赏给“擢勇巴图鲁”名号。“巴图鲁”满语的意思是“英雄”、“勇士”,为满族传统封号之一。

公元1867年尹隆河战役结束后,因湘、淮军之争,霆军受淮军和李鸿章之压,被整编和遣散,鲍超回去养病,开缺回籍,而孙开华则因屡立军功被授予漳州总兵。清朝的总兵不是行政体制,而是一种军事机构,其“主帅”被称为总兵。至此,孙开华完成了由一员战将到地方军事主官的身份转化。

光绪元年(1875年)孙开华接任福建陆路提督。由于日本早就对台湾怀有觊觎之心,数次在台湾挑起事端,而台湾尚未建省,为加强台湾防务,清政府决定由福建省主管台湾事务。故从光绪二年(1876年)始,孙开华署理台湾防务事务。此期间,孙开华组建了自己番号的“擢胜营”部队,配合朝庭处理了“琅桥事件”,驻守军事重地厦门,为成功化解日本第一次图谋占领台湾的阴谋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台湾沪尾古镇因临近淡水河,又称为“淡水”,清朝统治期间,“沪尾”“淡水”两个名称交叉使用,是台湾北部最早开发的港口,也是全台开放最早的地方,一度成为全台最大港口。1895年日本占领台湾后,将“淡水”之名取代“沪尾”,2010年,台北县更名为“新北市”,淡水镇成为市府所在地。孙开华署理台湾防务后,加强了“沪尾”的防务建设,为后面的战争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1884年8月,法国侵略者为扩大其在越战中对中国的战果,出兵台湾,以向中国施压,谋求在中国和越南的更大利益。此时,清政府命福建巡抚刘铭传督办台湾军务,成为全台最高军事首脑,孙开华部则署理沪尾防务。

法国侵略军为占领领台湾,先向清朝水师发动袭击,以切断大陆对台湾的支持。1884年8月23日,法国将军孤拔率领一只颇具实力的舰队向福建水师发动猛烈进攻,福建水师一役几乎全军覆灭。经过一段休整,10月3日,法军进攻台湾基隆,刘铭传不敌退却,法军占领基隆。本想一鼓作气占领台湾的法军,因天气和海浪大原因,推迟几天,由孤拔的副手李士卑带队的法军舰队,向台湾沪尾发起攻击,遭到孙开华部守军的坚强抵抗。

10月8日拂晓,法军在沪尾港发动登陆攻势,企图上岸,法军倚仗武器先进,所有舰上火炮齐发,猛攻守军炮台及营地,一时炸弹如雨,烟尘蔽天。战舰狂轰滥炸半小时,守军炮台并未还击,法军以为港口的炮台夷为平地,十分兴奋,将战舰往前开。但结果出乎他们的意料,当法军准备再次进攻时,沪尾守军的炮台突然发出震天的吼声,第一炮就击中法舰,把“维伯”号战舰的船头桅杆击成两截,第二炮又将“维伯”号战舰的船体击穿,露出一个深深的大洞。法军舰队见状,当即散开,防止中炮。上午9时半许,法国海军步战队600余人在军舰猛烈炮火掩护下,登陆沪尾港白沙仑海岸,然后扑向炮台。此时,等待法军的“克星”正是孙开华将军,随着“呯呯”几声枪响,孙开华命令“擢胜营”左营和中营在各自营官的指挥下,首先进行火枪还击,一批法军中弹倒地,后一批法军端着枪排成“一字形”继续前进。“擢胜营”官兵虽然火枪不多,但仍沉着应战。法军凭着精良武器,不断向清军阵地冲击,一排排继续向前推进,直至达“擢胜营”阵前,“擢胜营”损失严重,法军嚣张至极。

此时,孙开华按照战前部署,调度守卫在右营的淮军将士和台湾“土勇”赶过来配合“擢胜营”的战斗。法军见“擢胜营”援军赶到,内部引起混乱。见状,孙开华身着短衣,脚穿草鞋,骑在马上,一马当先,率部将李定明冲向法军。法军守力不支,退至一小山包上集结准备抵抗。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法军刚退到的小山包,正是孙开华事先安排的张李成土勇埋伏的地方。法军一到,张李成部即刻向法军发起勇敢的进攻,法军以为“天兵”到了,大骇而退。张李成部配合追赶而至的孙开华将军部队向法军猛烈攻击。孙开华见战斗已进入关键阶段,他深知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的道理,决不能让自己手下官兵从精神上惧怕法军的“洋枪洋炮”,立即命令预备队出击,范意云率领的预备队立即出击。孙开华身先士卒,手持大刀,率领李定明、张李成、范意云等部将冲入法军阵中,士兵见状士气大振,个个奋勇杀敌。战斗从上午持续到中午,清军尽管武器不及法军,但布兵得当,将军率先,士气高昂,杀声振天,从气势上压倒了法军。到了下午1时左右,登岸法军弹药渐渐耗尽,只得在舰炮掩护下陆续撤退。在撤退过程中,法军舰炮在慌乱中击中自己撤退的登陆艇,致使艇上士兵全部葬身海里。

这次战斗,法军损失惨重,孙开华部取得决定性胜利。据福建巡抚(署理台湾政务长官)刘铭传上奏朝庭战报云:“清军阵亡哨官3名,死伤兵勇百余人。法军被斩首25人,内军官2人,被击毙士兵300余人,14人当了俘虏,74人因溃逃抢登陆艇和舢板溺水身亡。一战舰司令冯丹被击毙,法军军舰击沉自方登陆艇一只,并遗下格林炮一门。”

中国军队在孙开华的指挥下,取得沪尾保卫战的胜利,法国军舰没有泊在沪尾港口,士兵也没能登上沪尾土地。这是晚清时期中国取得的难得一次军事胜利。史称“沪尾大捷”。“沪尾大捷”与冯子材将军在中越边境的“镇南关大捷”一样,是中国近代史上对法国侵略者取得的两次难得的胜利。

“沪尾大捷”是孙开华军事生涯中最为光辉的一笔。光绪十年(1884年)九月二十日,朝庭因孙开华战功卓著,赏“骑都”世职,并赏物资一批。同年十一月八日,朝廷任命孙开华为“帮办台湾军务”,作为刘铭传的军事助手继续留守台湾。光绪十一年(1885年)台湾设省后,孙开华受刘铭传排挤,自愿班师回到厦门,继续任福建陆路提督。光绪十九年(1893年),孙开华感受风邪,触发旧伤,医药罔效,不幸去世。朝庭宣渝孙开华谥号“壮武”,可在原籍地和立功省份诏建专祠。孙开华死后魂归湖南,葬长沙县白沙镇白沙村。朝庭鉴于孙开华的功名显赫,赐予其父辈为“建威将军”,并且世袭,泽及其曾祖父、祖父、父亲,各位祖上的夫人一并诰赠“一品夫人”。

孙开华的后辈中也不乏杰出英雄人物。其长子孙道元,自幼随父居住,后从军,中法战争时奉命援台,在其父营务处任职。1895年5月在台湾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英勇牺牲;其长媳张秀容,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女中豪杰,闻夫孙道元战死,即化悲痛为力量,倾其家资,集合其夫旧部并招募新勇,重新组建一支抗日队伍,在台湾进行抗日斗争,1895年8月战死台湾。孙开华的次子孙道仁(1866-1932),早年随父从军,清知府衔,后授候补京府通判,民国元年首任福建提督。1911年11月9日福州辛亥革命爆发,孙道仁援助革命军发动武装起义,为光复福建立下功勋,被任命为福建革命军首任都督。后又响应孙中山发动的“二次革命”。本文前文中提到的与孙中山先生合影之照片,就是孙中山到福建时,孙道仁与中山先生的合影。孙开华三子孙道义(1876-1906),父辞世时年仅17岁,从军后,享有“巴图勇”勇士头衔,他官号“先禄孝署正营通判”,花翎二品顶戴,可惜岁英年早逝。孙开华四子孙道礼,官号为“先禄寺署正议叙通判”,与孙道义同庚。孙开华五子孙道信(1885-1958),1951年起任湖南省政府参事。孙开华的其他后人,现都在各自不同岗位上为共和国建设添砖加瓦,努力工作。

对于民族英雄孙开华,去世后并没受到更多的宣传和褒扬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笔者认为,其一是因为湘、淮之争,淮军首领之一、孙开华上司刘铭传对孙开华的打压、弹劾,使得孙开华的事迹很少得到朝庭的宣传,甚至清史上个别地方还有对孙开华的负面记叙;其二是孙开华有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的经历,没有得到适当的宣传。孙开华就这样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然而,为中华民族而战的英雄,人民是不会忘记的。在台湾,“西仔反”是台湾人民对抗法战争的称呼。“西仔”指法兰西,“反”是指“叛”之意,“西仔反”就是反抗法国侵略者的意思。流传于台湾地区的情景剧“西仔反传说”反映的就是130多年前台湾地区发生的中国军民抗击法国侵略的故事,剧中的角色刘铭传、孙开华,都是抗法战争的英雄。在孙开华的故乡,因孙开华而存在的将军渡、二端午、珍珠泉的传说和民俗,则是慈利人民以自己的独特方式纪念民族英雄“孙九大人”。在福建泉州、厦门也留下了“孙大人”的故事和传说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湖南人民没有忘记孙开华这位民族英雄。近些年,常德市、张家界市、慈利县及孙氏家族后人加强了对孙开华事迹的研究,与孙开华有关的文物得到保护。“孙开华故居”已成为湖南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。由周星林、孙培厚两位学者撰编的《孙开华评传》一书做作为“湖南省科学成果评审委员会2016年课题结题成果”,2017年由中国社会科学版社出版发行。张家界市召开了孙开华研究的专题研讨会,并派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“清法战争130周年学术讨论会”。孙开华的英雄事迹逐步被后人知晓、传播,并永远留存在中华民族英雄群英谱中。

这正是:精忠报国,浩气长存振三湘;壮志成仁,抗法功臣留英名。

【注:本文在形成过程中得到常德市、慈利县部分孙开华研究学者和孙开华后人的协助支持,特以致谢!】

来源:新湖南客户端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邵阳头条网立场。如涉及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处理。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