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合邵阳新闻 传播邵阳声音
邵阳头条网与您共建文明邵阳

怀念父亲

谢丽英

没有父亲的父亲节对我来说,除了悲伤便是怀念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,下了一夜。叮叮当当,敲打着窗棂,杂乱得令人心慌。

好不容易合上眼,您就走进了我的梦乡。自您离开以后,很少在梦里见到您。我依然没有勇气接受这个事实,我甚至不愿参与到任何与您有关的话题中,就像还没结痂的伤疤怕被揭开一样。

梦境里。您缓缓地走到我面前,告诫我说,对孩子要多点关心,天气开始变热了,温度上升得很快,要给孩子换一床小一点的被子了;妈妈年纪大了,性格急躁,要对她多点宽容,没事的时候多陪陪,任她怎么唠叨都不要顶嘴;你自己也不小了,要懂得心疼自己,按时吃饭,坚持锻炼。

您和生前一模一样,目光和语气还是那么温和,对我充满了慈祥和怜爱。

我从小就体弱多病,与弟弟相比,您把更多的爱,倾注在我的身上。

那时,家里是半边户,您从部队复员后留在城里工作,那点微薄的工资实在无法承担一家老小在城里那昂贵的开支,母亲只能呆在农村。

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,也为了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您毅然将我带在您的身边,让我接受和城里孩子同等的优质教育。一直以来,在您和老实巴交的母亲心里,都认为,女孩子一定要靠读书出来才有出路,男孩子即便读书不出,买台拖拉机也能养活自己。

小学毕业后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当地最好的初中。学校就坐落在美丽的资江河畔,家的对岸。

学校是寄宿制,管理相当严格,所有在校学生必须一律住校,每月放一天半假。那时学校的食宿条件非常差,自己向来柔柔弱弱,加之年纪小,到了那里,特别不习惯。开学不久,我就开始疯狂地想家。想家的时候也不能离开学校,我就会一个人偷偷跑到河边,对着家的方向嚎啕大哭,只有用这种方式来发泄对家的思念。您知道后,隔个两三天,便会到学校里来看我,每次都会带些我最喜欢吃的腊菜和水果。

学校规定,每月月末,要从家里带米来,先送到食堂称好,再到总务处办理一系列繁琐的手续,然后拿到那张写有自己名字的就餐登记卡,到了次月才能在食堂买到饭。由于送米时间都是规定的,所以到了那一天,为了能顺利吃上饭,学校上千名学生和家长都会涌到那里。

在食堂的那台磅称四周,常常会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,一些小个子的女生明明站在前面,挤着挤着,又被排到后面了。能拿到那张薄薄的卡,对于当时那么单薄的我来说,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成的。因此,每到月底,您总是手上提着一袋装有各种小吃的网篓,肩上便扛着那袋大米。然后按照学校规定的程序,帮助我把称好的米送到米库,直到我顺利地领到那张就餐卡,才放心地离开。

那时,资江河上还没有桥,连接两岸来往的只有一艘破烂不堪的机帆船。下了船,是一条两米见宽、长达几十米的码头。从码头上岸,要爬九十七级台阶上去才能到达通往校门的路。我们每每走空路爬这个台阶都会气喘吁吁,何况您还要肩扛手提的。其时,由于常年的劳累,您的身体大不如从前,爬到一半您就会汗流浃背,鬓间越来越多的白发在河风的吹拂下格外显眼。每次看到您的这个背影,我的眼睛都要湿润一次。

我在这个学校,从初中到高中,整整六年。这样送米的次数,连我自己都算不清,可您不论我在校的表现好坏,却从来没有埋怨过。到了月末,不用我提醒,您总会雷打不动给我把米送来。无论何时见到您,您的脸上都挂着微笑,眼里总是饱含希望。

可我最终却因种种原因,还是辜负了您的期望,未能跨进大学的校门。这,成了我一生的遗憾,也是我这一生最对不住您的地方。

高考失利后,我面临着最艰难的选择。要么复读,要么就业。

当时,不知是自己太幼稚还是自己再没有经历失败的勇气,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就业。

您也没有反对,默默为我办好了所有招工的手续。报到的那一天,您把我送到单位,对我说,今天你就是一名工人了,要学会低调做人,勤恳做事,要相信自己,是金子放到哪里都会发光的。

我的骨子里秉承着您的勤勉和务实,同时有着自己的倔强和不甘。

那些年,我经历过很多的岗位,当过描图员、资料员,也干过清洁工、门卫,还当过营业班班长、办公室主任。工种像换刀把一样,可换来换去,终究因为身份的原因,任凭自己再怎么努力,最终也成不了金子,更谈不上发出多么耀眼的光芒。

再后来,工作和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让自己感到既无力又无助。于是,原有的雄心壮志在时间的餐桌上越放越凉,最后成了一杯难以下咽的苦咖啡。

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孤独。大多数时候,我不愿意亲近别人,也不愿意别人走近自己,总是选择一个人,一个人跳舞,一个人听音乐,一个人旅行,一个人漫步。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,自己披着的,不过是一副看似坚固实则不堪一击的盔甲,这不是骄傲,也不是清冷,而是一种自认为能保护自己的方式。

您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从不用言语表示,但无时无刻不在用润物细无声的父爱感动着我。

看我既要工作又要带孩子,您主动帮我把孩子喂得白白胖胖,直到送进幼儿园。您隔三差五就会走进我的厨房,看冰箱里是否还有菜,试试菜刀是否还锋利,然后细心地把我的冰箱塞满,把我的菜刀磨快。见我总是一个人,生怕我有什么事,您有事没事都会打来电话,想从我的声音里辨别我的喜怒哀乐。

成家后,尽管我节衣缩食,不敢乱花一分钱,但我那点微薄的收入还是无法满足家里的日常开销。每次来我家,您都会问我还有钱用么,我总是故作轻松地回答还有。您最懂我,知道我骨子里是自尊的,过得再不如意也绝不会和家里人说的,您就包揽了孩子的奶粉。刚开始,我是拒绝的,我为自己还用您的钱感到羞愧。那一次,难得见到一向不善言辞的您会那般严肃,您对我说,无论什么时候,在您的心里,我都是您那个最骄傲的公主,有困难不找亲人还能找谁。只这一句,足以让我泪流满面。

后来,随着孩子一点点长大,我也渐渐变得成熟。

不知从何时起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那个状态,对不起孩子,更对不起日渐苍老的您。

尘世再艰难,逃避终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孩子教育,父母养老,人情世故,生存法则,哪一样都是逃不开、躲不掉的。人到中年,早已不是只一个人,而是身后更多关心爱护我的人,我再也没有任性的资本。

醒悟后,我慢慢地从那个紧紧包裹着自己的盔甲里走了出来,就像重新活过一回一样,努力将过去的自己封存起来,轻易不去触碰。我的内心变得越来越柔软,开始学会感恩,懂得奉献,努力为企业贡献自己所有的智慧,尽量为孩子营造一个温暖的成长环境。

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我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,顺利地到了自己喜欢的岗位,并干得风生水起。孩子也遵照我们的心愿,顺利地成了第三代电力人,也在竭尽全力用汗水和热血浇筑着青春。

您看着我脸上越来越有光泽,每天将自己收拾得大方得体,不止一次微笑着对我说,这下您可以放心了。

原本以为,我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在您的身边。您养我小,我陪您老。我要把以前亏欠您的时间和精力慢慢偿还给您。

没想到,最后陪伴您的时光是在医院和家乡度过。整整4个多月,您两进两出重症监护室,凭着对生命的强烈渴望和对亲人的无限留恋,以常人无法企及的意志力与病魔作着无数次顽强的抗争,也一次次逃过了死神的魔掌。那100多天里,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从生到死会如此艰难又如此容易,那种煎熬至今让我想起来都会揪心地痛。

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,所有的药物对您已经没有任何作用。医生再一次委婉地劝我们要尊重事实,直面现实,让我们能保持您最后的尊严。我和弟弟一路含泪,把您带到家乡。清醒的时候,您反复忆起家乡的山山水水和父老乡亲,我们知道,您对那一方土地始终怀有深深的眷恋。

欣慰地是,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在家乡。尽管您已经无法言语,更多的时候是神志不清,但我相信,在那14天里,您心里是清楚的。您一直忘不了大家,大家也忘不了您。每天,家乡的父老乡亲都会络绎不绝,来到您的床前,不管您听不听得懂,都会亲切地拉着您的手,和您聊起您最熟悉的人和事。常常说着说着,大家声音是哽咽的,脸上都会挂着轻松的笑容,想给您更多的信心和力量。

您临走的前一刻,我仿佛有先知先觉,那一刻心又痛得厉害,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溢满眼眶。我强忍着内心的痛,为您理了头发,剃了胡须,擦洗了身子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。等把您收拾得妥妥帖帖的时候,您突然睁开了眼睛,浑浊的眼神有了少有的清澈,一直没有动弹的手缓缓地伸到我面前。我连忙握着您的手,只见您的嘴唇颤抖着,想对我说点什么,可终究还是说不出来。从您的眼神,我能看懂,您希望我们都好好的。

仔细算来,您离开我们已十月有余。我们还是抑制不住地想你,我们的心始终和您在一起。

今天,请您看见。我们会认真工作,即便成不了栋梁,但也绝不会成为企业的负担。我们会幸福生活,善待老人,爱护孩子,简单地过自己的日子,努力成为您想看到的样子。

今天,请您听见。我们已经慢慢擦干脸上的泪水,将更多的笑声传染给周围的人。我们也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,他们向我们投来更多赞许和期待的口碑。

今天,请您感受。我们将家乡的老屋进行了重建,在房前屋后种满了您最喜欢的花草树木。春天时,您可以感受他们拔节长大的快乐;秋天时,您可以感受他们成熟收获的喜悦。从此,有了他们,您不会再孤独。

(作者系国网湖南新邵县供电公司职工)

来源:新湖南客户端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邵阳头条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ycn.cn/news/160351.html
分享到